当前位置: 主页 > 韩国特价酒店 > 明成祖时期郑和七下西洋取得了哪些成效?
 

明成祖时期郑和七下西洋取得了哪些成效?

【论文时间: 2021-11-27 04:52

  以明朝的军事实力,自然可以到达爪哇控制的东部海域,但是郑和却没有这么做。是因为郑和只是下西洋,不了解东洋吗?其实并不见得,宋元时期去往爪哇以东的中国商人并不少见,而且开辟了泉州往东沿台湾岛南下的航线。更何况渤泥、苏禄和爪哇以东的一些小国都曾遣使朝贡,郑和不可能不了解那边的情况。此时也不存在洪武时代由于坚持保守的南洋策略,双方互相尊重对方利益的默契。那么,就只有一个原因,即此时郑和下西洋的目的并不在于贸易,而是为政治服务的。

  尽管眼前有着巨大的商业利益,但去更远的西洋更能够制造万国来朝的盛况,更能把朝贡体制扩展到更广阔的海域世界,创造出明朝所设想的国际秩序。如果往爪哇以东走,就要错过季风再等一年才能到印度。其结果虽然是贸易有了发展,甚至贸易所得还能为庞大的航行成本减轻些许财政压力,但这样一来,政治上的收获却是不足以满足朱棣的希望。当然,也不可否认,身为船队总指挥的郑和,或许也有着探寻未知世界的求知欲,但在皇权体制下,这并不能构成主要因素,郑和下西洋毕竟仍是朱棣南洋策略的实践。南洋诸国成为郑和船队去的次数最多,也是停留时间最长的地区。

  作为回应,南洋诸国出现了空前的朝贡热潮,许多国家的国王甚至亲自来到中国。更有甚者,例如渤泥国王于朝贡期间不幸去世,选择长眠于中国,成为今天两国人民的共同记忆。但是,下西洋壮举在为明朝赢得巨大国际威望的同时,却也留下不少隐患:其一,朱棣“宣德化而柔远人”的南洋策略,与国内的重农抑商其实是相辅相成的,朝贡贸易只是怀柔远人的手段。升级朝贡贸易的同时,另一方面却是抑制民间贸易。一般地,当帝王在经济上足以应付其巨大开支时,为了实现其政治抱负,就会产生积极向海外拓展的雄心伟志。

  而当这种政治目的得到一定程度满足,或者经济上因耗费巨大而难以承担时,自然没了积极进取的热情。因此,郑和下西洋的兴废完全取决于皇帝的个人意志,而在中国传统社会从总体上已趋向保守的明代,像这样大规模的航海活动显然缺乏必要的政治支持。换句话说,正是中国社会发展的历史走向,决定了郑和下西洋的航海事业只能是昙花一现。其次,郑和和南洋诸国的贸易主要是朝贡贸易的形式,完全违反正常的商业规则。其结果是朝贡贸易的规模越大,政府的负担反而加重,终至于不能承受。郑和宝船每到一处地方,即行“赏赐”(故有人戏称“善财童子”)。

  “赏赐”又分为两种,一为无偿馈赠给当地国王、王室人员以及大小首领的私人之物,就连那些在南洋地区建设寺庙和宝塔所用的琉璃和砖瓦等材料也都是从明朝带过去的。另一类是对诸国所贡之物的回赐,并且是以远高于所贡之物价值的东西作为回赐的礼品。另外,郑和每次下西洋都是规模浩大,大小船只两百余艘,建船费用和维修费用,加上每次随行那两万多人的耗费和赏赐等,本身就是一笔巨大的开支,实际上成为消耗大量国库储备的活动,几乎引起经济的崩溃。

  最明显的例子就是永乐之后,明朝发行纸币宝钞急速贬值。洪武八年(1375)发行大明宝钞,其后虽有少许贬值现象,但并不严重。自下西洋以来,明朝通过大量印发钞票以填补所需费用,结果至宣德八年(1433),宝钞贬值将近三百三十倍,形同废纸。因而,百姓弃钞不用,转而用金银或者其它实物作交易。大明宝钞曾作为主要赏赐品之一赐给诸国使者,在国外也信誉稳定,而后却因宝钞不断贬值以致再用其偿付外藩来贡时遭到拒绝。最后,郑和下西洋昙花一现的壮举,成为了朝贡贸易发挥到极致以至失败的典型代表。至于为人所津津乐道的郑和下西洋在非洲的进步,诚然完全是得益于明朝庞大国力支持下的豪华船队,但是倘使考虑开展贸易的实际利益,那么就可以仿效宋元时代的商人,但是中国船队航行到达印度已经耗费很大成本,更不用说继续去往波斯湾和非洲。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